蔡邑社论:计算能力的建设到底该不该做

日期:2023-10-17 18:55:41 / 人气:102

近日,工业和信息化部等六部门联合印发《计算能力基础设施高质量发展行动计划》(以下简称《行动计划》),从总体要求、重点任务、保障措施三个方面设定了到2025年的主要发展目标,提出了完善计算能力综合供给体系、提高计算能力高效承载能力等六项重点任务。
如果说网络是数字经济时代的高速交通网络,那么计算能力将直接影响这个高速交通网络的交通和应用的自由度。行动计划旨在通过提前规划,为中国参与数字经济竞争打下坚实基础;同时,将重要任务细分为25个子项,希望从软硬件设备等计算能力综合供应体系领域为行业提供必要的指导和部署,巩固和提升我国在计算能力方面的国际竞争优势。
没有规则,就没有方圆。《行动计划》首先从概念上定义了什么是计算能力和计算能力基础设施。例如,计算力是集信息计算力、网络承载力和数据存储力于一体的新型生产力,主要通过计算力基础设施向社会提供服务。概念的有效定义有助于为关键任务提供可量化的领域,区分新型基础设施和传统基础设施,杜绝各种浑水摸鱼。
在数字经济时代,计算能力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各级政府的重视和支持是其健康发展的必要条件;这就引出了一个必须正视的话题,那就是如何更好地发挥政府的作用,让市场在计算力领域发挥决定性作用。
在这方面,我们应该借鉴铁公鸡和公基等传统基础设施的建设。一些地方的铁公基等基础设施与地方经济过度匹配,导致一些地方的基础设施重复建设,不仅未能成为地方经济的助推器,反而抬高了地方经济社会运行成本,压低了地方投资的边际收益率。
计算能力作为一种新型的生产力,并不是简单地以其可用性和数量来展示,而是以其有效配置来展示。具体来说,计算能力作为一种新的要素资源,只有运行在可以自由探索链接可能性的低成本场景中,才能真正转化为一种新型的生产力。
消费力是驱动生产力的核心,有赖于市场经营者在公平竞争秩序下的试错,无法由政府自上而下的规划引导;因为自上而下的规划不仅需要克服信息不对称,还需要控制信息不完全性(理解不同人的主观感知),同时需要克服算法模型本身描述现实的不完全性。
因此,为了充分发挥政府的作用,行动计划应立足于为计算基础设施建设提供公平的竞争秩序,有效管理计算领域的公共外部性,如创建开放的市场准入门槛,始终为计算行业提供自由竞争的公共服务,尽可能避免市场对资源配置的直接干预。
如果政府想在计算资源的分配上有所作为,就需要通过政府的公共采购来参与。比如行动计划中明确提出2025年计算能力规模超过300EFLOPS,智能计算能力占比达到35%,其他很多指标要通过政府采购指导而不是政府规划指令来实现。
这是因为基于具体的应用层面,需要什么样的计算能力结构直接关系到其实际需求偏好,也是一个市场选择和试错权的问题,也影响着计算能力的市场应用成本。哪种计算电源系统能跑出来,需要通过自下而上的市场竞争来试错。只有把计算电源的选择权和试错权交给新鲜个体,才能保证数字经济下计算电源系统的健康发展。
目前数字经济是大国博弈的新领域,不同于相对成熟的产业,需要更多的创新和发展。创新发展需要开放的市场秩序,各类参与者需要尝试各种要素的各种可能环节。
这需要充分创造条件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需要人们在市场中有足够的自由张力。因此,数字经济中的竞争不是简单的规模和数量的竞争,而是由创造力和好奇心驱动的竞争。这就需要政府把自己塑造成这个未知领域的公共服务者,而不是数字经济下的总工程师和设计师。
目前,六部委发布的计算能力行动计划是中国向数字经济时代进军的又一宣言,向市场发出了更加积极的信号。面对数字经济这片前瞻性的乐土,政府需要做的是遵循经济社会发展的原则,符合市场经济的运行逻辑,尽职尽责保护经济社会发展规律,做到不越位、不缺位、不缺位。"

作者:杏悦2娱乐




现在致电 8888910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

杏悦2娱乐 版权所有